首页 > 2017年第9期 > 陕西产妇坠楼事件思考一:“后真相时代”的舆论立场预设
陕西产妇坠楼事件思考一:“后真相时代”的舆论立场预设
20:02:25   美亚智库         阅读数:155225
陕西榆林产妇坠楼事件已近尾声,这起“罗生门”事件中值得深思的地方很多,其中之一就是舆论是否进入了“后真相时代”?

陕西榆林产妇坠楼事件已近尾声,这起引发网民特别是“相关群体”网民极大反响的事件,不但有“产妇下跪画面”“谁拒绝了剖腹产”等冲击力十足的本源话题,更具诸如产妇生产自主权、医院剖腹产指标、婆媳关系等与多数人生活息息相关的衍生话题。


这起“罗生门”事件中值得深思的地方很多,其中之一就是舆论是否进入了“后真相时代”?本文仅以该事件为例进行探讨。在这起事件中不少网民存在这样一种现象:预设立场,也就是呈现出了一种态度比事实重要,立场比事实重要,相互攻击比事实重要的现象。正如《第一财经日报》所言,刚开始时网民还讨论真相,到后来真相一时也还原不出来,即使还原出来也好像没那么重要了。


一、舆情简述:事件脉络及三方表态


8月31日晚8时,第一次生孩子的产妇马某在疼痛多时后,从陕西省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住院部5楼坠下身亡。9月1日当地媒体开始关注,经过4日小范围传播后,9月5日随着北京青年报文章《陕西榆林一产妇坠楼身亡 医院:有产妇向家属下跪的监控》后迅速升温,并于9月6日达到舆情最高峰。微博和微信成为最主要的关注渠道,特别是微博渠道出现了数个2万+的网民评论帖子,涉事的榆林一院单篇微博跟帖量甚至达到了8万+,点赞更高达9万+。

1.png

图1:陕西榆林产妇坠楼事件舆论关注趋势


事件发生后,当事医院、家属及主管部门都相继表明了态度:


医院方面,9月3日和6日,榆林一院在其官方微博分别发布了两份关于《产妇马X跳楼事件的情况说明》,对事件有关情况及部分网民争议焦点如谁拒绝剖宫产、为何必须家属签字、医护人员是否存在监护失职、医院窗户为何无防护措施等,以视频、签字文件和出示相关法律文件等形式进行了说明。医院方面的主要观点是,产妇跪地求家属被家属拒绝,最终产妇因难忍疼痛,导致情绪失控跳楼。


家属方面,则并不认同医院所称的 “患者跪地求家属被拒绝”,而称是产妇“疼痛难忍蹲地”。具体到个人,丈夫出镜受访称“从未拒绝剖腹产”;产妇婆婆称“不存在因为经济问题不让剖腹产”;产妇母亲先称“我怎么可能让亲生女儿痛到死”,后又称“女儿不坚强,这是意外,我们要打官司”。


主管部门方面,9月4日,榆林市绥德县公安部门称产妇系跳楼身亡,排除他杀;9月7日,国家卫计委回应称已责成当地卫生计生部门认真调查核实,依法依规严肃处理;9月7日晚间,榆林市卫计局通报调查结果称,该产妇死亡与医院诊疗行为无因果关系;9月10日晚,榆林市卫计局称医院对产妇的人文关怀和服务不够,在管理上存在一定疏漏,涉事医院2人被停职。


二、细节争议:决定网民初始态度的重要一环


截至9月8日,该事件中新闻媒体报道量为3521篇,关注量不及微博和微信,但是网民对新闻报道的跟帖非常踊跃。如9月8日网易刊载的《陕西通报产妇坠楼事件:产妇之死与医院诊疗无关》,单篇报道网民参与讨论量达到16万次。分析媒体的报道发现,媒体除了关注相关事件进展外,对事件的部分“细节”也颇为关注。比如榆林一院公布视频中产妇蹲地画面,到底是“下跪”还是“下蹲”(因疼痛难忍蹲地)。媒体认为,不要小看这个细节,这是决定这一事件中舆论对产妇家属恶劣态度的重要一环。


舆情数据显示,新闻媒体和自媒体对于 “下跪”的关注量都要远多于“下蹲”的关注量,自媒体更为明显,二者关注比约为5.5:1。这也说明监测时间段内,至少从舆论讨论量方面讲“产妇下跪求剖腹产”的说法要更多一些。正如人民日报社中央厨房所言,“多少人是看了这几张(下跪)图片之后勃然大怒,大骂出口” 。

2.png

图2:“产妇下跪”与“产妇疼痛蹲地”说法关注比较


陕西产妇坠楼事件最初在当地小范围内传播时,网民情绪基本表现为对产妇坠楼哀悼,呼吁查清原因并追责。随着榆林一院发布说明书并抛出“产妇下跪求家属剖腹产遭拒绝”,舆论开始一边倒地指责家属冷漠没人性。网民称,“身为一个医务人员身为一个女人,我真的第一次希望舆论压力能逼死这不要脸的一家人(点赞8.9万次)”“如果查出是家属的原因,请严惩医闹(点赞3.6万次)”;而后随着家属方抛出“产妇是疼痛难忍蹲地”观点后,部分舆论开始分化,一部分继续指责家属,另一部分则转而质疑医院迫不及待把“下跪求剖腹产被拒”的帽子戴到产妇家属头上。如“洛阳网”称,产妇多位家属在随后接受采访时也声称产妇是“疼得厉害了,一下跪下去了”,而不是跪求剖腹产,在下跪这一细节上,医院的描述和事实可能有很大出入。微博大V@纸上速评称,常规签署的入院知情同意书、单方撰写的护理记录单等材料不能充当拒绝剖腹产的证据。同样作为医疗同行,榆林一院当然也明知这一点,为何利用专业优势误导公众?


三、立场预设:事件中部分舆论呈现出态度比事实重要的现象


虽然当地公安部门和卫生部门已发布初步结果称,产妇系自杀,产妇死亡与医院诊疗行为无因果关系,医院诊疗合规,但监管不到位。但观察网民的跟帖发现,多数网民的预设立场并没有改变,比如9月7日晚间榆林市卫计局通报的“产妇之死与医院诊疗无关”的初步调查结果,多数网民的跟帖依然围绕着由下跪求剖腹产这一预设立场而衍生出来的各种话题,如女性生育自主权、医院剖腹产指标、婆媳关系与顺产等各种问题上。网民称,“产妇跳楼必定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内心绝望,一家医院能让她感到绝望吗?(点赞8781次)”。9月10日,财经杂志称,坠亡产妇家属或已与院方达成调解,不再接受采访。网民称,“调查:不相信医院的点(点赞1506次)”。


值得注意的是,该事件中“立场预设”的表现不仅仅是部分网民,个别媒体在也存在这种现象。其中最为明显的是9月9日新京报记者发表视频和文章《陕西坠楼产妇助产师:并未向家属提议进行剖宫产》。该篇报道发布后,网民却一反常态的将矛头指向了采访助产师的新京报记者,网民称,“记者这是一遍一遍在引导护士说出不利于医院的话(点赞7962次)”“记者在给助产士下套吧?绕这个助产士说错话,然后再断章取义发新闻(点赞1036次)”“这个男记者有问题,句句往偏了带!助产师怎么会提出剖宫产的要求呢?人家都说了她不是医生没有那个权利(点赞3726次)”。


陕西产妇坠楼事件中因预设立场而提前站队的现象也引发了部分网民的关注,比如针对个别媒体的诱导式提问,网民称,“不想再看到这个报道,起哄的多”。而针对这件事中部分网民群体从自身或者身边遭遇出发提前给一方“扣帽子”的现象,有网友评价这种舆论现象和网络生态环境为“后面所谓的事实跟证据一点都不重要,态度跟面子已经超过事实了,最后变成吵架”。


分析认为,造成这种事实不重要的原因,官方介入的滞后和调查结果过于简洁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虽然官方较早的给出了产妇是自杀的结论,但是对于网民最为关心的自杀动机以及产妇到底是下跪还是下蹲等能左右舆情发展的重要细节部分,始终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这也导致在医院和家属互怼过程中,网民的注意力和情绪被多次转移和发泄,间接地推高了舆情热度。

关键词订阅中心
  • 1及时掌握企业最新动态
  • 2随时了解竞争对手的动态
  • 3关注重点人物或事件的最新动态
  • 只需1分钟,轻松成为美亚会员就可享受
  • 1个月的免费体验
关注我们
  • 公司地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软件园二期观日路12号美亚柏科大厦 邮编:361008
  • ADD:No.12, Guanri Rd., 2nd Phase of Xiamen Software Park, Fujian, China
  • 电话: +86-13860420976 传真:+86-592-3833628 网址:www.myyq.com.cn
《美亚智库》通过大数据分析全媒体平台的舆论热点,每月对政策与时事热点 进行专业分析、理性解读,挖掘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并激荡社会的深层思考, 力图提供客观、权威、可信的深度舆情大数据分析内容,传递真实声音,反映 社情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