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年第9期 > “程序员之死”引发众怒:评析舆论视角中的三个“标签”
“程序员之死”引发众怒:评析舆论视角中的三个“标签”
20:00:39   美亚智库         阅读数:7384
WePhone软件创始人兼开发者苏享茂跳楼自杀,舆论声音沸沸扬扬、各抒己见。本文仅从舆论视角探讨事件中三个人员的身份“标签化”问题:程序员群体抱团取暖是否合适?对翟某的结论是否下的过早?发声明也不被相信的舅舅惹了谁?

9月7日凌晨5点,在国外有着3000万用户的WePhone软件创始人兼开发者苏享茂,因不堪仅维持40余天婚姻的前妻翟某逼迫索要1000万元和房产赔偿,跳楼自杀。苏某和翟某通过世纪佳缘相亲结识,后者隐瞒婚史,并以漏税和WePhone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两个“软肋”对苏享茂敲诈勒索。这起几乎引发了程序员群体集体声讨的事件发展到今天,舆论声音依旧沸沸扬扬、各抒己见。


介于涉事平台世纪佳缘责任、专业骗婚等观点媒体已多有论述,因此本文仅从舆论视角探讨事件中三个人员的身份“标签化”问题。


一、舆情数据与脉络梳理


9月6日,苏某用Google ID Wen Qiang Xu发遗书称遭前妻翟某要挟将离开人世;9月7日凌晨3时,名为“实话110010”的账号在百度贴吧发布“世纪佳缘相亲渣男苏享茂”的帖子;9月7日凌晨5时左右,苏从楼顶天台跳下当场死亡;9月9日,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在微博发声曝光事件细节;9月12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宣传部确认该校教师刘某是女方翟某的舅舅,并确认刘某未参与到此事中,随后刘某发表个人声明;9月13日,翟某的父亲表示只知道女儿与苏某的这一次婚姻;9月14日,创新工场表示,并未投资苏某的WePhone,也没有直接关系。


舆情监测显示,9月8日晚间,境外社交媒体Twitter网民爆料称WePhone软件创始人苏某已自杀;9月9日,这一事件在国内舆论渠道迅速发酵,微博、微信、移动客户端和传统媒体是四个最主要的舆论关注渠道。

1.png

图1:程序员之死事件舆论关注走势


目前警方尚未公布调查结论,然而舆论早已给苏某和翟某打上了清晰的标签:“老实单纯善良的程序员”和“职业拆白骗婚的毒妻”。在这种清晰标签的指引下,舆论几乎一边倒的批判辱骂翟某,怒气无以言表的网民人肉了她的各种资料,甚至将她的舅舅也人肉了出来。


二、标签1“老实单纯善良”:程序员群体抱团取暖是否合适?


苏某之死几乎引发了程序员群体的集体声讨,网民称“太欺负IT男了(点赞2303次)”。值得注意的是,在舆情尚处于发酵期的9日和10日两天,苏某以及部分程序员就被一些舆论贴上了“老实善良单纯”的标签。舆情监测显示,社交媒体的这种标签率虽然仅为8.7%,而媒体的标签率却高达34.1%。传播范围更广的媒体,超过三成的标签率,为初始网民几乎一边倒的愤怒情绪起到了推动作用。

2.png

图2:9至10日社交媒体和新闻媒体对苏某和程序员的标签率


1、程序员之死与法律意识缺陷及低情商有直接关系。从公开信息看,女方要挟的手法低劣且漏洞百出,何以让一个天才开发者深信不疑甚至无法自拔,这值得深思。归纳律师和专业政法媒体的观点发现,他们普遍认为,这与他不相信法律、不选择法律以及缺乏起码的法律常识有直接的关系。如《法制日报》称,苏享茂遇到的类似问题,只要是一个正规执业的律师,都能够轻松解决,苏享茂实在不应该走到今天这一步,程序员的世界里不应只有互联网;《南方人物周刊》称,低情商和常识缺陷逼死了天才程序员苏享茂;律师@法山叔更是直言,对苏的遭遇没有同情,只有着急,这个案子从头到尾都是翻盘点,而他却居然被逼到选择自杀;就连国内开发者社区微信公号“DevLink”也发声称,开发者的婚姻和法律咨询服务,我们要尽快做起来。


2、群体化标签现象引发部分网民不适。这一事件在传播过程中,苏某及部分程序员“单纯、老实、简单、善良”的群体化标签深入人心。就舆论效果看,这种类似示弱的标签化形象,容易达到集体抱团取暖、吸引网民同情、几何倍数放大诉求声量的积极效果;但另一方面,也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些消极的衍生效果,引发其他一些网民的不适。这集中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9月9日在微信公号“和云峰”发表死者苏某朋友的长篇追悼文章《三千万海外用户的天才程序员之死》。然而文章存在叙事不清和标签化严重的现象,引发了部分网民的不适。网民称,“写的什么鬼,毫无章法,真想讨个说法能否帮你朋友花点钱请人写清楚事情经过(点赞1287)”“写的一大堆什么被害人是技术宅单纯善良,搞得好像IT理工男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二傻子似的(点赞103)”“自认为是老实人的最好就去找老实人相处,不要总像武大郎一样想娶个妖艳娇妻,就不怕是来刨坟的吗(点赞514)”。


二是部分网民认为,单方面为一个群体添加老实善良单纯的标签存在刻意引导舆论的嫌疑。网民称,“一边倒的全是支援男方的不要拿程序员做噱头引导舆论好嘛”,这部分网民罗列了种种身边程序员的负面事件,比如程序员丈夫在妻子怀孕期间出轨并转移财产,更有网民爆料称“我一个姐们有几分姿色上上月去中关村一家IT公司上班,短短一个月已经有5个已婚IT男向她表示想婚外情了(点赞162次)”。


三、标签2“职业拆白骗婚”:对翟某的结论是否下的过早?


在这场几乎一边倒的舆论中,苏的前妻翟某成为了众矢之的,警方结果还未出来,部分舆论就已经抢先将翟某定性为职业骗婚、拆白党。舆情监测显示,无论是社交媒体还是新闻媒体,翟某的标签率都要远远高于苏某,其拆白党、骗婚的标签形象在本次事件中传播的更为广泛。

3.png

图3:社交媒体和新闻媒体对女方翟某的标签率


随着媒体曝出翟某的研究生学历为真、公安大学的舅舅身份也为真,她疑似还坐拥北京北五环千万独栋别墅等细节信息时,部分网民表示“虽然细节越来越清晰,但动机越来越模糊”,但也有部分网民并没有“再观察一会儿”。在这方面,部分政法媒体和法律人士就表现的相对谨慎,没有急着下结论。


一是事实真相尚待起底,过早通过舆论给一方定罪不妥。这类观点认为,感情上的事外人无法说清楚,且现在网络流传的信息都是苏某生前单方面提供的,不足以还原事情全貌,也不见得就是事实真相。如《法制日报》称,翟某某是否对苏享茂实施诈骗和敲诈,应该由公安机关给出权威的结论,现在就通过舆论给一方当事人定罪,容易让其陷入被动;全国律师协会民委委员张承凤认为,贪财而结婚不构成诈骗罪,诈骗罪是伪造身份或者虚假信息来骗取钱财,但本案中女方并没有伪造身份;成都市律师刑专委秘书长蒋健称,女方对男方的死亡不承担法律责任,首先男方是自杀行为,而不是受到女方的故意伤害或杀害。其次对于男方这种情况,法律上已经提供了救济的方式,即他可以向公安机关进行举报。


二是片面采信一方,并不符合现代司法社会的判案准则。《新京报》发表律师邓学平文章称,并非是现在就断言翟某一定不构成敲诈勒索犯罪,而只是提醒网友翟某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犯罪并非铁板钉钉。如果如部分网友所言,翟某属于职业婚骗,背后有团伙操纵,有类似行为前科,那么对翟某的行为定性就需要更加谨慎地重新分析。《北京商报》称,舆论一边倒地指向了“骗婚骗财”前妻翟某,仍有可能随时反转。真相尚待起底,在整个事件需要深入跟踪之际,结论不能下的太早。值得注意的是,新浪微博网民@教授曰9月13日开始连续在个人微博发布数十条质疑死者苏某和wephone软件合法性的帖文。


四、标签3部分网民眼中的“原罪”:发声明也不被相信的舅舅惹了谁?


本次事件中,网友在人肉翟某的同时,也人肉出了其公安大学教师身份的舅舅刘某。有网友认为,这个身份是警察的舅舅,一定利用职务之便,参与了对程序员的迫害。9月12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宣传部回应了媒体,公安大学教师刘某也发布了个人声明,承认其翟某舅舅的身份属实,也确认自己并未参与到此事件中。两份回应发布后,部分网民表示相信刘某并未参与到此事件中,网民称,“这事跟人家舅舅有啥关系(点赞629次)”。


但也有不少网民仍然表示不相信,网民的观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针对公安大学的回应,网民称,“公大只有权力宣布刘系其教师,没权力宣布刘未参与事件(点赞727次)”“能动员学校为个人背书,看来还是涉案了(点赞471次)”“这份声明学校敢负法律责任吗?(点赞365次)”;二是针对刘某的个人声明,网民称,“舅舅声明从未见过外甥女婿,这个声明发出了新高度,可能么(点赞1082次)”“昨天新闻有个大老虎不是说:不用说话坐那儿就是影响力(点赞159次)”。此外有网民还对作为警察的刘某提出了个人要求,网民称,“那你外甥女在哪里,能劝说她投案自首吗?作为一名警察(点赞1449次)”。对于网民舆论中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记者微信公号“水母真探社”认为,原因很简单,警察这两个字就和官员两个字一样,在部分网民眼中是有原罪的。

关键词订阅中心
  • 1及时掌握企业最新动态
  • 2随时了解竞争对手的动态
  • 3关注重点人物或事件的最新动态
  • 只需1分钟,轻松成为美亚会员就可享受
  • 1个月的免费体验
关注我们
  • 公司地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软件园二期观日路12号美亚柏科大厦 邮编:361008
  • ADD:No.12, Guanri Rd., 2nd Phase of Xiamen Software Park, Fujian, China
  • 电话: +86-13860420976 传真:+86-592-3833628 网址:www.myyq.com.cn
《美亚智库》通过大数据分析全媒体平台的舆论热点,每月对政策与时事热点 进行专业分析、理性解读,挖掘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并激荡社会的深层思考, 力图提供客观、权威、可信的深度舆情大数据分析内容,传递真实声音,反映 社情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