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年第9期 > “北马”领跑中国进入“马拉松时代”
“北马”领跑中国进入“马拉松时代”
19:57:34   美亚智库   夏凉风      阅读数:148772
马拉松不止于奔跑,中国马拉松事业的发展也将是一个永不止步的过程,要想真正跑出中国特色的马拉松,还需要内外兼修,慢工才能出细活。

9月17日,2017年北京马拉松开跑。从1981年至今,该项赛事已经举办过37届。马拉松赛事伊始,因为受规模和影响所限,水平并不算很高。1984年以后,越来越多的世界一流选手前来参赛,北京马拉松赛水平稳步走高。


随着国人生活水平提高,人们越来越将体育锻炼和健康生活联系起来,自2011年以来,有关“马拉松”的搜索指数逐年攀升,马拉松已经成为近年来颇受中国人欢迎的健身方式之一。

1.jpg

图1:2011年以来“马拉松”指数趋势(来源:百度指数)


一、37岁的“北马”进入不惑之年


有着“国马”之称的北京马拉松(简称“北马”)已走过了37个年头,正如一个即将进入不惑的中年人,在经历了激情、繁华的“少年时期”后,在成长与学习中逐渐走向成熟。


1989“北马”首设女子马拉松。1989年第九届北京马拉松赛事首次设立女子马拉松,共有19名女将参加。


1993“北马”诞生首个中国男子全马冠军。1993年第十三届北京马拉松赛事,中国男选手第一次夺得全马冠军,最好成绩由胡刚军跑出,为2小时10分57秒。


2000“北马”首次由中国国内企业赞助。2000年第二十届北京马拉松赛事得到了云南红河卷烟厂的赞助,这也是该项赛事首次由中国国内企业赞助杯名。


2004“北马”首次发生参赛选手意外死亡事件。2004年全日空北京国际马拉松赛,有两名选手不幸去世,分别是北京交通大学机电学院2003级08班刘红斌以及海尔斯北京长跑俱乐部联队胡守礼。自1981年举办北京国际马拉松赛以来,这是第一次发生参赛选手意外死亡事件。


2010“北马”正式更名。2010年,“三十而立”的北京国际马拉松赛正式与国际接轨,更名为“北京马拉松”。 


2012“北马”“日本国籍事件”。2012年11月,有媒体报道自2012年11月8日起北京马拉松赛开始进行网络报名以来,在国籍选项中始终没有“日本”选项。该报道暗示,中国因钓鱼岛问题将日本排除在外。


2013“北马”“尿红墙事件”。起跑线厕所不够用一直是北京马拉松的问题,部分选手采取“尿红墙”的方式临时解决个人问题。随着比赛规模的扩大,以及微信、微博新媒体的风行,2013年的北马显得格外的“尿气逼人”。


2014“北马”“雾霾事件”。2014年北京马拉松受到了雾霾影响,组委会紧急发布通告,提醒选手注意天气状况,赛事举行当天6点,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霾黄色预警。舆论对于是否要在雾霾中举行马拉松争论不休。


2017“北马”报名人数创新高。2017年北京马拉松共有近10万人报名,但最终仅有3万人参赛,不到三分之一的中签率也为近年最低。


随着赛事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参赛人员整体素质的提升,即将走入“不惑之年”的“北马”也在小跑前进。公开数据显示,到2017年,“北马”完赛率已超过98%,中国正快步进入“马拉松周期”。


二、马拉松带来的经济效应


根据中国田径协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在田协备案的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达到328场,较2015年增加194场,增幅超过144%,举办地覆盖了除西藏之外的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的133个城市,参赛总人次近280万,较2015年增长130万人次。有机构预计,到2020年中国马拉松赛事数量将超过800场,参赛人数有望突破1000万人次,将由此催生一个上千亿元的消费市场。

马拉松装备费用.png

图2:普通人全马基本花费全图(数据来源:互联网)


调查机构尼尔森的统计数据表明,2015年,中国跑步者的人均花费为3601元,但马拉松跑者的开销显然更大,有人曾推算中国业余马拉松跑者运动生涯的总体开支——节俭型的“起步价”是14100元,普通型为243000元,土豪型则高达1101900元。由此带来运动服饰、专业培训等相关产业的发展。

 4.png

图3:2015年以来各地举办马拉松统计(数据来源:中国马拉松官网)


目前全国直辖市和省会城市基本都举办过马拉松赛事,北京、上海、武汉,在赛事专业性以及口碑上都在国内领先,且在经济效应经营上更为成熟。


以“北马”为例,收入主要来自赞助收入、报名收入和衍生经济收入。赞助收入方面,自2013年-2017年其赞助商分别为11家、15家、16家、18家。2014年-2016年每年赞助收入在4000万元左右,其中有1500万元左右来自冠名商北京现代汽车;今年华夏幸福成为北马赛事冠名商,冠名费用超过2000万元,预计2017年北马赞助收入将达到5500万元左右。


报名收入方面,据田协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北马报名费用收入在500万元左右。自2015年起,北京马拉松仅设置全程项目,报名费用200元(外籍选手报名费用为100美元,这里均按200元人民币计算),参赛人数固定为3万人,所以包括已经完成报名的今年北马赛事在内,近三年北马报名费用收入均超过600万元。

5.png

图4:近年“北马”收入情况(数据来源:体育BANK)


衍生经济收入方面,北京马拉松赛事进行期间,北京马拉松博览会同步进行。据了解,2014年北京马拉松博览会的收入为20万元;2015年收入为30万元;2016年收入为40万元,预计今年博览会收入将达到50万元。


如此之高的经济效应,加上马拉松带来的城市推广作用,也难怪国内各大城市在承办马拉松时常有“举全城之力”的说法。


三、繁荣“跑马”背后问题重重


在过去的一年里,除了在各个城市的街道上,冰山脚下、秀水湖畔、湿地公园,中国马拉松已经全线“开跑”,火爆大江南北。然而在名利双收的背后,遍地开花的马拉松还面临许多的问题和挑战。


马拉松参赛者。由于IAAF(国际田径联合会)对马拉松赛事的认证要求严格,其中一条需要请男女各五名,包含五个国藉的精英选手参赛,男女精英选手定义分别为全马最佳成绩少于2小时10分与2小时28分,或在IAAF的国际锦标赛及奥运会比赛中获得过前二十名。这一规定,让赛事方对具备高水准竞技水平的黑人选手趋之若鹜,造成国内各地兴起的马拉松面临黑人选手不够的窘境。此外,普通人参加马拉松,对其身体条件包括心肺功能、历史疾病等要求严格,对运动专业性及持久性等也有要求,马拉松并不是你想跑就能跑的,此前多次发生的赛事期间猝死及赛后多人拉伤、膝盖受损等真实事件应当对盲目报名者有所警醒。


举办方无特色易重复。在马拉松井喷发展的过程中,缺乏地域特色、同质化的现象同样令人忧虑。同一城市出现多个马拉松赛事已经是常事,今年在同一地点甚至出现了两个名字一模一样的“泰山国际马拉松赛”。


各地举办制度、机制仍待完善。“北马”的“尿红墙”事件、举办赛事期间的交通限行、赛事路线设置不合理、配套服务未跟上、奖金迟迟未发放、医疗救助机制不完善、赛后垃圾遍地等问题频发,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表面看来,这些马拉松赛中的是是非非,是马拉松赛事的组织工作不力所致。但是,如果深入分析,某些狼狈的马拉松赛之所以会出现,根源仍在于城市管理与宣传的浮躁心理。


收入机制过于单一。以“北马”为例,目前主要的收入仍为赞助商,其次为报名收入及衍生收入。而对比马拉松赛事商业模式较为成熟的美国,北京马拉松赛事过度依赖赞助收入,且缺乏转播收入。据搜狐体育数据,美国马拉松赛事收入的40%来自电视版权收入,30%来自赞助商,20%来自报名收入,10%来自赛事纪念品。“北马”在赛事收入方面仍大有可为。


马拉松不止于奔跑,中国马拉松事业的发展也将是一个永不止步的过程,要想真正跑出中国特色的马拉松,还需要内外兼修,慢工才能出细活。

关键词订阅中心
  • 1及时掌握企业最新动态
  • 2随时了解竞争对手的动态
  • 3关注重点人物或事件的最新动态
  • 只需1分钟,轻松成为美亚会员就可享受
  • 1个月的免费体验
关注我们
  • 公司地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软件园二期观日路12号美亚柏科大厦 邮编:361008
  • ADD:No.12, Guanri Rd., 2nd Phase of Xiamen Software Park, Fujian, China
  • 电话: +86-13860420976 传真:+86-592-3833628 网址:www.myyq.com.cn
《美亚智库》通过大数据分析全媒体平台的舆论热点,每月对政策与时事热点 进行专业分析、理性解读,挖掘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并激荡社会的深层思考, 力图提供客观、权威、可信的深度舆情大数据分析内容,传递真实声音,反映 社情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