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年第1期 > 《黄河大合唱》被恶搞:警惕“泛娱乐化”和“攻心化”蚕食价值根基
《黄河大合唱》被恶搞:警惕“泛娱乐化”和“攻心化”蚕食价值根基
19:00:18   美亚智库         阅读数:4320
对这种将抗战历史的残酷和沉重恶搞成轻佻和和虚无的无底线行为,建议:一是构建并加大对表演恶搞红色经典行为的惩戒机制。二是互联网和演出平台需对此类恶搞承担起“把关”责任。

近期对经典抗战歌曲《黄河大合唱》进行恶搞的视频在各大视频网站传播。这类视频中既有“年终奖,年终奖,我们在嚎叫,我们在嚎叫…”的年终奖版本,又有“摇头晃脑,时而瞪大眼,时而张大嘴”的精神病院医院合唱团版本,更不乏猫咪指挥版、笑疯小学生版、大学生宿舍版、公司年会版、参赛选手版等各种版本。这种将抗战历史的残酷和沉重恶搞成轻佻和和虚无的无底线行为引发了主流媒体的集体痛批。


一、对经典作品和革命英烈恶搞诋毁现象已存在多年


实际上对于恶搞红色经典作品现象已存在多年,除《黄河大合唱》外,其它多部红色经典作品也曾遭到恶搞及丑化。据媒体披露,早在2002年贵阳市某夜总会就将《白毛女》丑化成了黄色小品,此后将国歌恶搞成“股歌”、将《十送红军》恶搞成“妹纸搞笑版《李伯伯要当红军》”,将《闪闪的红星》恶搞成“潘冬子参赛记”等现象就一直层出不穷。以恶搞《黄河大合唱》为例,这些版本除了在各大视频网站传播外,还有部分竟堂而皇之的登上了一些大中院校晚会现场和主流媒体平台。如2014年6月东方卫视《笑傲江湖》栏目不但播出某参赛选手恶搞《黄河大合唱》节目,还获得了四位评委的一致通过。


不但红色经典作品被恶搞,近年来革命英烈形象被抹黑诋毁的现象也频繁出现在网络上。如狼牙山五壮士、杨靖宇、刘胡兰、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等英烈形象相继遭到网络诋毁。此外还有一种恶搞是抗日神剧式的恶搞,这种形式的恶搞和恶搞红色经典及诋毁革命英烈虽都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但也有区别:手撕鬼子等抗日神剧是在挑战我们的智商,而恶搞红色经典和诋毁革命英烈则是在颠覆我们的精神信仰和价值根基。


二、恶搞红色经典和诋毁英烈形象有四个方面的破坏力量需引起注意


梳理媒体报道发现,早在2006年《光明日报》等媒体就呼吁应彻底刹刹对经典著作和红色影片的恶搞之风,2015年《人民日报》也发文称“抹黑英雄恶搞历史是网络公害”。而本次恶搞“十大抗战歌曲”之一的《黄河大合唱》更是几乎引起了所有主流媒体的痛批,从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法制日报、参考消息等中央主流媒体,到河北日报、湖南日报等地方主流媒体,无一不对此持批判态度。


娱乐要有底线,历史不容亵渎。为图搞笑而篡改反映民族救亡之声的红色经典曲目,为见不得人目的而戏谑调侃甚至丑化诋毁承载一个时代精神坐标的英烈形象,即是一种对历史的亵渎,更是一种对民族精神的挥霍和侵蚀。不可否认,恶搞在表演时会激起一些廉价的笑声,抹黑英烈也会让部分人群如同惊醒般地在自媒体偷偷传播所谓的“历史真相”,然而这种恶搞和诋毁带来的破坏力量不容小觑,有四个方面需警醒和注意:


需警惕泛娱乐化解构价值根基。恶搞红色经典作品的危害不仅在于恶搞本身的解构负能量很大,还在于“集体无意识”对价值根基有着不可小觑的破坏力量。如《人民日报》评论称,以毫无所谓的态度恶搞和篡改经典作品,会在温水煮青蛙中撕毁所本应坚守和捍卫的道义底线、价值认同,从而拉低人们的审美品位,混淆正常的社会认知。搜狐网也称,恶搞红色经典不是艺术,是在摧毁支撑我们的精神信仰。


需注意打着“艺术再造”和“学术自由”旗号给恶搞红色经典起推波助澜作用。对这类恶搞做法,舆论层面一些网民竟认为这是艺术再造是值得肯定的行为,个别专家不但不对此加以批评却反而大加赞赏。这种黑白不分的价值观和打着“艺术再造”“学术自由”旗号的默认容忍行为,客观上也对这股恶搞之风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如2014年东方卫视播出的参赛选手恶搞《黄河大合唱》,某知名艺术家就对此点评称“其实没有什么不可以调侃的,非常好玩”。而近期据“上观新闻”报道,广西南宁“斗逗乐”喜剧坊至今仍在舞台上恶搞表演《黄河大合唱》,其创始人还声称“传统的表演方式已经吸引不了年轻受众,这样做不是恶搞也不是诋毁经典,而是艺术创新”。


需警惕西方世界抹黑革命英烈背后的“攻心战”。个别西方国家如今对我们进行意识渗透和文化霸权时,“攻心战”是其一种重要的方式。“攻心战”中较为柔性和隐秘的表现是入驻微博、微信、知乎等主要社交平台,并潜移默化的展示其生活亮点和亲民形象;而其较为激烈和恶毒的表现则是通过利用“公知”做推手等手段抹黑民族英烈,并以此摧毁我们的道德人心,如果容许这种诋毁英烈的霉菌继续存活,那长久下去必然会蚕食我们以及年青一代的道德信仰。2015年光明网就曾发文称,前苏联解体与对英雄的信仰崩塌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在前苏联瓦解过程中,他们不仅将斯大林抹黑为独裁者,还诋毁了一大批类似卓娅与苏拉那样的民族英雄。通过这种手段导致前苏联民众对历史对战役的真实性,对理论学说的科学性进行否认,甚至是诅咒和谩骂。2017年《解放军报》也发文称,敌对势力不遗余力地攻击、诋毁、抹黑英烈,为的正是冲击我思想阵地、侵蚀我民族根基。

 

需引导部分年轻人重塑对历史的尊重和对英烈的敬畏。恶搞经典和诋毁英烈这类网络恶习现象盛行的原因,有专家和媒体认为其与时下部分年轻人缺乏对历史的尊重和对英烈的敬畏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如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曹培鑫称,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一些年轻人对中华民族曾经遭受的苦难缺乏认识,也缺乏对中华民族伟大斗争的理解与尊重。腾讯网也称,时下部分年轻人已历史虚无主义了,《黄河大合唱》对他们而言仅仅是一首高亢激昂的歌曲,拿来恶搞刚刚好,至于这首歌曲背后隐藏的历史信息,要么一无所知,要么影影绰绰知道什么但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三、建议构建并加大对这两类行为的惩戒机制


对于这两类无底线的恶搞和诋毁行为,部分后人已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英烈的名誉权人格权和红色经典作品的著作权。2016年8月16日,侵害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权的《炎黄春秋》杂志社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被法院判决向狼牙山五壮士后人道歉并消除影响;2016年9月20日,侵害邱少云烈士人格权的孙杰(新浪微博著名草根博主“作业本”)和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被法院判决向邱少云烈士亲属赔礼道歉并消除影响;2017年9月30日,方志敏烈士后人向江西某法院提交了维护方志敏烈士名誉权的起诉材料;而近期媒体称《黄河大合唱》曲作者冼星海的女儿也欲针对这波网络恶搞起诉维权。


对于这两类无底线的恶搞和诋毁行为,期待2018年监管层面能有更多“有力度”的重拳。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月24日新华社报道称最高检今年将研究对侵害英雄烈士名誉案件提起公益诉讼,1月27日是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征求社会公众意见的截止日,该草案中也包含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等内容。此外专家学者和媒体也提出了建议:


一是构建并加大对表演恶搞红色经典行为的惩戒机制。舆论呼吁对恶搞丑化经典的行为应有一些严格的法律规章制度进行规范。有法律人士认为,某些恶搞红色经典的行为其实已经涉嫌违法,如恶搞国歌就违反《国歌法》,恶搞尚在版权保护期的《黄河大合唱》(根据著作权法规定该作品版权保护期是到2052年的12月31日)侵害了作品的著作权和完整权,而表演这些随意篡改后的作品并在网络传播则侵害作品的表演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


二是互联网和演出平台需对此类恶搞承担起“把关”责任。或许某些恶搞红色经典作品的行为并没有真正的恶意,但是这类视频一旦在互联网上向公众传播开来却会造成极坏的影响。互联网平台和演出平台要从对社会负责的角度出发,承担起对视频和演出内容“把好关”的责任,不能主动推送和播放此类“三俗”作品。另外一旦发现应及时进行下线处理,对把关不严的平台或者明知是侵权作品但仍不采取删除屏蔽等措施的平台,则可从制度和法律层面追究其责任。

关键词订阅中心
  • 1及时掌握企业最新动态
  • 2随时了解竞争对手的动态
  • 3关注重点人物或事件的最新动态
  • 只需1分钟,轻松成为美亚会员就可享受
  • 1个月的免费体验
关注我们
  • 公司地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软件园二期观日路12号美亚柏科大厦 邮编:361008
  • ADD:No.12, Guanri Rd., 2nd Phase of Xiamen Software Park, Fujian, China
  • 电话: +86-13860420976 传真:+86-592-3833628 网址:www.myyq.com.cn
《美亚智库》通过大数据分析全媒体平台的舆论热点,每月对政策与时事热点 进行专业分析、理性解读,挖掘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并激荡社会的深层思考, 力图提供客观、权威、可信的深度舆情大数据分析内容,传递真实声音,反映 社情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