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年第2期 > 舆论参与“个税改革”话题讨论时出现的三大现象
舆论参与“个税改革”话题讨论时出现的三大现象
2018-03-13 14:43:56   美亚智库         阅读数:546
两会期间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在答记者问时也表示,今年个人所得税改革至少有两大内涵,一是提高起征点,二是增加了专项扣除。

3月5日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两会期间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在答记者问时也表示,今年个人所得税改革至少有两大内涵,一是提高起征点,二是增加了专项扣除。本文以舆情数据为依托,分析今年两会期间舆论在参与个税改革话题讨论时出现的三个现象。


现象一:调整幅度预测舆论意见不一,并引发网络打赌


关于个税起征点的调整幅度,目前从互联网报道和数据看,并没有较为统一的意见,除了董明珠、刘永好、许家印三位代表委员建议的10000元与全国工商联建议的7000元外,媒体、网民及财经专业人士也在互联网上对个税起征点调整幅度表达了不同的观点:


网民群体中,一项有8.6万名网民参与的网络调查结果显示,参与调查的网民中超过半数认为个税起征点应提高至10000元以上。财经界群体中,财经评论家水皮认为,本次调整,全国工商联7000元说法发生的可能性或将大于董明珠1万块的期待。普华永道中国合伙人朱锦华也认为,将个税起征点提高至六七千比较合理。而财经观察员时寒冰则认为,个税起征点不应该在缝缝补补中做小的调整,而应该按照1981时的思路,做根本性的一劳永逸的改革:按照平均工资的13.3倍的标准确定个税起征点。

1.png

图1:网络调查:你希望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高到多少?

(数据来源于头条新闻新浪官微,共有86599名网民参与调查)


媒体也对个税起征点调整幅度进行了预测,同样媒体间对于调整幅度的观点也并不统一。有知名财经媒体称,市场普遍预期本轮个税起征点将提高到5000元。但该媒体这一数字却遭到其它媒体的质疑,如“东方财富网”质疑称,这家媒体的“市场普遍预期”是怎么来的?经过详尽调查了吗?这有点武断吧。


个人所得税上调幅度舆论意见不一,甚至就此引发“网络打赌”。如独立经济学家马光远在微博承诺,“如果个税起征点提高到10000,我给每个转发评论的网友发10000元人民币”;知名财经专栏作家石述思在微博上承诺,“董小姐建议将个税起征点提高至1万元———如果被采纳,我向每个粉丝发一万元”。


现象二:个税改革两大内涵网民和媒体关注点出现些许差别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和财政部副部长在答记者问时透露的消息,今年个税改革至少涉及的两大内涵,舆情监测结果显示,自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以来至3月11日,境内关于“提高个税起征点”的舆论关注量远远大于“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的关注量,二者的关注量比约为7.8 : 2.1。

2.png

图2: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今年个税改革两大内涵舆论关注对比


而进一步分析发现,关于个税改革的两大内涵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在关注侧重点上(即对比情况上)有些许差别。舆情监测数据显示(见下图3),“提高个税起征点”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关注比约为2.6 :7.4,而“增加专项扣除”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关注比约为8 : 2。也就是说,虽然个税改革两大内涵中提高个税起征点的总体关注量要远大于增加专项扣除的关注量,但是具体到单一内涵的关注渠道方面,新闻媒体其实更侧重关注增加专项费用扣除,而社交媒体则更关注提高个税起征点。

3.png

图3:“提高个税起征点”(左)和“增加专项费用扣除”

(右)两大个税改革内涵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关注情况对比


分析单一内涵的关注渠道之所以会出现差别的原因,我们认为这可能与社交媒体和新闻媒体对这两个内涵的认知和感受不同有关。以网民意见为主的社交媒体会更关注提高个税起征点这种能有立竿见影效果,能让工薪阶级“马上”“实实在在”看到“每月可以少缴多少钱”;而新闻媒体除了客观报道这两大个税改革内涵外,还发表了不少专家和分析人士观点。而这类观点中认为舆论不该不厌其烦关注提高个税起征点,反而应把关注重点放在“分类与综合税制”这一内涵上的不在少数。如《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认为,即使起征点提高到七八千元,对缺钱的人来说也没有什么感觉,不缺钱的更不在乎。经济学家马光远也认为,个税改革最有价值的内容被集体漠视了,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个税改革最有含金量的是“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扣除费用,合理减负”这几个字,这意味着中国个税改革整体已经启动,分类与综合税制会成为未来的方向,老百姓的大病、子女教育甚至未来房贷的利息支出都有望合理抵扣!


现象三:“治本之策”和“当务之急”的争论被再度引发


提高个税起征点被网民一致好评,但是专家和媒体间关于简单提高个税起征点并非治本之策的讨论被再度提起,并引发不同观点之间的碰撞。


质疑1:统一提高个税起征点是一种粗放的一刀切的减税方式。这类观点认为,统一提高个税起征点的有失公平之处在于对所有纳税人实行简单的“一刀切”,而不考虑其实际情况、家庭负担的轻重、家庭支出的多少。不少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提到,应推动个税逐步转向综合计征,从按个人征收到按家庭征收,把家庭生活成本考虑进去。如知名经济学家李稻葵建议,第一把所有的收入都纳进来,作为个税的征收对象。第二要大幅度降低税率,第三考虑家庭负担,第四由地方政府确定最后的税率和征收办法,不要全国一刀切,各个地方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网易董事局主席丁磊也建议对纳税人各类收入在汇总后进行综合计税,并允许纳税人就抚养、赡养、医疗、教育等与民生密切相关的支出进行专项扣除。


质疑2:与其在起征点上做文章,不如在收入上下功夫。知名经济学家李稻葵认为,不要在个税起征点上打转悠、做文章,这个文章做不大。应该在收入上下功夫,现在个税的征收对象主要是工薪收入,产生收入差距的不是工资收入,而是其他的收入;《石家庄日报》认为,提高个税起征点,不如优先提高底层劳动者和一线员工的工资。这些人的收入高了,再辅以取消某些不合理税目、降低个税税率,使个人所得税与物价水平相适应,其所产生的经济发展动力、社会繁荣程度和财富创造效应,远远大于单纯提高个税起征点。


而与这两种质疑声相对应的观点则认为,虽然个税综合计征方向正确,提高低工资人群收入也是当务之急,但从目前的现状和执行难度看,这两种都不如提高个税起征点干脆利落。个税以家庭为单位来征收难度很大,目前我国在制度、管理以及技术上都存在不足,因而短期内难以落地实施。提高个税起征点这种看似“一刀切”的方式,实行起来难度较小,也能够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而这也正是民众对于提高个税起征点呼声很高的原因之一。如中国社科院财经院税收研究室副研究员蒋震认为,中国人的家庭结构较为复杂,目前还不宜以家庭为单位征税,应等到信息条件成熟之后再探讨优化。《21世纪经济报道》认为,一直在研究制定中的综合与分类税制改革尚需时日,实属远水不解近渴。虽然这是根本的改革方向,但无法满足减税的当务之急。特别是在国外来势汹汹的减税竞争压力下,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税负,有着现实的紧迫性。

关键词订阅中心
  • 1及时掌握企业最新动态
  • 2随时了解竞争对手的动态
  • 3关注重点人物或事件的最新动态
  • 只需1分钟,轻松成为美亚会员就可享受
  • 1个月的免费体验
关注我们
  • 公司地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软件园二期观日路12号美亚柏科大厦 邮编:361008
  • ADD:No.12, Guanri Rd., 2nd Phase of Xiamen Software Park, Fujian, China
  • 电话: +86-13860420976 传真:+86-592-3833628 网址:www.myyq.com.cn
《美亚智库》通过大数据分析全媒体平台的舆论热点,每月对政策与时事热点 进行专业分析、理性解读,挖掘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并激荡社会的深层思考, 力图提供客观、权威、可信的深度舆情大数据分析内容,传递真实声音,反映 社情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