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年第2期 > 互联网发展下的“网络黄牛”亟待监管
互联网发展下的“网络黄牛”亟待监管
11:33:25   美亚智库         阅读数:8056
铁路春运的火热催生了许多“有偿抢票”的服务,使得抢票软件成了“网络黄牛”,但这仍是一种高价购票服务,严重影响售票公平性,铁路方面有必要给出明晰解释并履行监管义务,彰显铁路服务百姓的理念。

据《亚洲周刊》报道,2017年春运铁路运输将呈现客流总量大、客流集中、客流相互叠加等新形式;12306网站春运车票预售期缩短为30天,导致抢票时间段更加集中、捡漏几率大大缩小;种种因素让“史上最难抢票年”的出现成为了大概率事件。


春运的火热“形势”催生了许多“有偿抢票”的服务,很多互联网第三方平台把广大群众的“买票难”当做自己难得的商机,引起了诸多争议。


一、“抢票神器”明码加价成“黄牛”引热议


1.png

图1:“有偿抢票”舆情热度图

(注:在近一个月的整体舆情热度图中,关键词“有偿抢票”数据波动较大,出现了三个峰值区,最高峰值区出现在2016年12月21日——23日,第二峰值区出现在2016年12月25日——28日,较小峰值区出现在2016年12月15日——17日。)


今年春运抢票期间,携程、去哪儿、智行、高铁管家等公司都齐刷刷地推出“有偿抢票”服务,按照抢到票的概率收取不同档次的服务费。消费者选好车次和抢票套餐,支付火车票费用和抢票服务费后,平台就可以自动帮着抢票。此外,消费者还可以购买“插队券”提升抢票成功概率。于是老百姓购买一张回家过年的火车票,还需多掏低至几十元、高至百余元的抢票服务费。据澎湃新闻报道,今年至少58家平台推出了抢票软件,这些平台宣称平均收费30元左右就可以提升70%、80%甚至更高的抢票概率,甚至有平台推出了“抢票险”。

2.png

图2:“有偿抢票”平台媒体专家观点争议图


《工人日报》评论称,从市场的角度来说,网络平台推出有偿抢票服务有自己的道理。因为有购票需求,才有这种抢票服务;由于抢票服务是有成本的,收取一定费用也符合市场逻辑。所以,物价部门并未认为这种有偿抢票服务违法,而是让消费者自主选择;12306官方客服也仅是提醒乘客谨慎购买,避免引起纠纷。


但也有专家与媒体表达了不同的声音。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表示,如果只要付钱就可以插队,会诱导消费者掏更多的钱,价格存在被炒高的可能,这会制造更多的不公平。火车票是公共属性的商品,商家利用“一票难求”的心理谋求利益是不可取的。虽然鼓励互联网创新,为消费者提供多样化的服务,但不能在给一部分人提供便利的同时,侵犯了其他消费者的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深圳特区报》认为,这些电商平台推出的抢票功能收取额外服务费或者绑定套餐,无异于把“黄牛生意”从线下做到线上。电商平台的抢票与服务费绑定的商业模式,破坏了网络购票的健康环境,严重损害了老百姓的利益。


二、超六成网民认为抢票软件成“网络黄牛”


3.png

图3:“有偿抢票”网民地域关注分布图。(来源于百度指数)


在“有偿抢票”平台事件的地域舆情分布中,舆情热点最高的省份是北京市,其次是广东省,排在第三位的是浙江省。该事件的地域关注分布跟外来务工人员的务工地和归属地,及软件开发商的聚集地有关。

4.png

图4:“有偿抢票”平台网民观点争议图


通过对网民的观点进行分析,30.7%的网民认为“有偿抢票”平台存在即合理,60.3%的网民认为抢票软件是变相“网络黄牛”。


在超六成认为抢票软件不合理的网民观点中,主要有以下三种看法。一是批判互联网发展带来的不平等;二是“网络黄牛”比普通黄牛更加恶劣。三是批判铁道部门官商勾结。


1、批判互联网发展带来的不平等。不少网民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创新抱着消极看法,认为网上黄牛改叫“抢票软件”无非是改名换马甲的伪创新,在这种环境下催生出来的抢票软件对一部分不上网的人来说是很不公平的。绝大多数人的购票成功率远远不及使用抢票软件的人来的高。为了买到票支付的额外费用对消费者来说是一种损失,造成这种不平等的软件应该明令禁止。


2、网络黄牛比普通黄牛更加恶劣。一部分网民认为网络抢票平台比普通黄牛更加恶劣,互联网的发展让几乎已经绝迹的普通黄牛“无处不在”,政府应该严厉打击,如果这风头不打击下去,以后利益获得者会更加不择手段,造成购票市场的严重混乱。


3、批判铁道部门官商勾结。不少网民批评铁道部门官商勾结,导致春运抢票难的现状加剧,呼吁有关部门加强监管力度,依法严厉打击治理各类倒票行为,努力营造公平的火车票销售环境。


三、互联网发展下“网络黄牛”亟待监管


众所周知,黄牛是通过倒卖火车票获取利益的,无论是早年通过在售票窗口排队来倒票,还是近几年通过所谓的“抢票平台”来倒票,对乘客而言都是提供了一种高价购票服务。而网络平台推出的有偿抢票,同样是提供了一种高价购票服务,只是穿上了一件“公司运营”的外衣。虽然在舆论争议中,有部分专家和网民认为抢票软件和普通用户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委托代购的关系,很难说违法,仍然是在打“擦边球”;但显然对“网络黄牛”具有社会危害性持赞成意见的舆论声音占绝大多数。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在鱼龙混杂的“抢票软件”中,还潜藏着信息安全隐患。当购票者应要求提供个人信息后,一旦“管理”不慎,就存在泄露姓名、身份证号、电话等个人隐私信息的可能,也为不法分子或机构的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踩点”便利。


《法制日报》评论认为,打击各种非法倒卖火车票行为属于社会公平问题,如果用金钱提高抢票概率,显然破坏了火车票销售的公平性。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强监管力度,依法严厉打击各类倒票行为,努力营造公平的火车票销售环境。有网民评论指出,被垄断的火车票发行终端要确保分配的透明与公平,比如,网络抢票软件到底通过何种方式实现了“高效”,铁路方面有必要给出明晰解释并履行监管义务。其次应该及时查明有哪些违规网络平台并及时作出处置,以保障市场环境的清明。更为重要的是,铁路部门及有关部门应该采取有力举措,缓解一票难求现状。让春运工作再次彰显铁路服务百姓的理念。


智库专家点评:


一年一度的中国春运被形容为“人类最大规模的周期性迁徙”。由于火车运力不足、“黄牛党”猖獗,火车票总是“一票难求”,一些网站借机推出提高购票概率的“抢票软件”。这些抢票软件大多是360、百度、携程等正规企业开发的,经历了从免费到收费,几乎成了披着高科技马甲的“黄牛党”。


不可否认,网络技术大力推动着社会发展。但在春运火车票这个僧多粥少的领域,抢票软件这么横插一杠,破坏了正常的购票秩序,对其他购票者尤其是农民工等弱势群体不公平,有人将之比喻为“技术性掠夺”。


其实,这种“网络黄牛”美国也有。上届总统奥巴马曾签署《2016优化线上售票法案》(BOTS, Better Online Ticket Sales Act of 2016),将销售和使用抢票软件以及转售使用抢票软件抢到的票定义为非法行为。去年底,纽约州参众两院已通过了一项新法案,加强了对高科技票贩子的法律制裁。


中国每年2亿客流在铁路上集中发送,主要包括农民工、学生以及探亲者。这对任何运能强大的路网来说,都是规模空前的考验,如果盲目无限度扩大运能,在平时就会形成巨大的资源浪费。解决一票难求,一是可以借鉴美国做法-----立法,真人版、软件版的“票贩子”一起打;二是必须废除户籍制度,加快城市化进程,让农民工成为城市居民,成为稳定的产业工人,不再是“候鸟”、“城市的流浪儿”。(周毅)

关键词订阅中心
  • 1及时掌握企业最新动态
  • 2随时了解竞争对手的动态
  • 3关注重点人物或事件的最新动态
  • 只需1分钟,轻松成为美亚会员就可享受
  • 1个月的免费体验
关注我们
  • 公司地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软件园二期观日路12号美亚柏科大厦 邮编:361008
  • ADD:No.12, Guanri Rd., 2nd Phase of Xiamen Software Park, Fujian, China
  • 电话: +86-13860420976 传真:+86-592-3833628 网址:www.myyq.com.cn
《美亚智库》通过大数据分析全媒体平台的舆论热点,每月对政策与时事热点 进行专业分析、理性解读,挖掘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并激荡社会的深层思考, 力图提供客观、权威、可信的深度舆情大数据分析内容,传递真实声音,反映 社情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