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年第1期 > “甘南打记者”和“曹德旺跑路”事件:媒体角色偏离无益于问题的解决
“甘南打记者”和“曹德旺跑路”事件:媒体角色偏离无益于问题的解决
11:25:41   美亚智库         阅读数:8447
客观公正是舆论监督的重要要求,然而现在少数媒体和自媒体在舆论场上时常以怂人的标题、夸张甚至歪曲的事实来吸引眼球并“诱导”网民,早已忘记自己舆论监督的职责,也失去了舆论讨论的耐心。

12月中旬发生了两起舆论争议较大的事件:一是12月16日,《中国教育报》两位记者在黑龙江省甘南县就学生营养午餐问题进行采访时,称其被当地民警带回派出所打伤。二是12月19日和20日,网络和朋友圈铺天盖地的文章说玻璃大王曹德旺在美国投资办厂是要“跑路”。两起事件最终结果是:所谓黑龙江甘南县民警打记者事件以当地政府火速将涉事副所长撤职而告终,所谓曹德旺 “跑路”事件则被证明纯属部分媒体和微信公号选择性炒作。


两个事件的出发点或许本身都是好的,起码《中国教育报》的两位记者是为了调查当地学校的营养午餐问题,曹德旺事件初衷也可能是唤起民众对企业税负过重问题的关注。两起事件也确实反映了当下社会的一些问题和弊端:甘南县警察打记者事件揭示了当下媒体舆论监督权受到一定阻碍,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可能会因为触动对方利益或者“各自为尊”等原因遭遇暴力对待。曹德旺接受采访的言论也反映了当前中国经济的一些深层矛盾和问题,比如劳工成本升高,企业税收负担过重,金融和房地产挤压实体经济,某些地方简政放权不到位引发企业的新负担等。


两个事件所反映的宏观问题即舆论监督自由和企业成本税负问题,媒体和专家已论述颇多,也提出了诸多解决办法,故本文不再赘述。本文仅从舆论角度微观层面出发,选取两个事件的共同点,即媒体和自媒体在两个事件中的角色不当问题进行论述。


一、曹德旺事件反转:部分媒体和自媒体乱贴标签实在不厚道


曹德旺事件的起因是12月19日,微信公号“思想内参”发表文章《曹德旺跑了,宗庆后会跑吗?》 ,文章的部分内容如“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等被疯狂刷屏。紧接着,《曹德旺又讲大实话:中国除了人便宜,啥都比美国贵》《下一个曹德旺是谁》《曹德旺因税重“跑路” 能人都被逼走了》《想办法让曹德旺们留下来》等炒作性文章竞相跟进。一时间,有关企业家“跑路”、企业税负过重等问题引发舆论的极大关注。


事件的转折点为12月20日下午15时,新浪网发表文章《曹德旺回应“曹德旺跑了”》,文章中曹德旺回应称,“我什么时候跑了?福耀制造的市场销路65%在中国,我跑出去干什么呢?中国厚待我,我才说出这些话。”文章一经发布,网民对事件的态度也立马发生了变化。一条点赞人数达到8900多条的网民评论称“媒体放过实业家吧!”。而另一条点赞人数为1300多条的网民评论也称:“正常对外投资设厂也能说成是跑路,难道那些国内建厂的外资企业都背叛自己国家了吗?现在有些媒体整天都瞎报道什么,想进行错误舆论引导吗? ”


舆情监测显示,12月18日至21日下午15时,在曹德旺事件约21700条信息中,有关“跑路”的信息就达到7483条,占比为34.5%。而针对新闻媒体和移动媒体的监测显示,其有关曹德旺“跑路”的新闻占比竟高达59.9%。这也从侧面反映,在这一事件中几乎有六成的媒体存在跑偏、跟风炒作以及随意贴标签的嫌疑。

1.png

图1:“曹德旺”事件媒体新闻报道特征


虽然不能否认确实有少部分企业通过在外投资的方式来转移国内资产,但把所有对外投资都冠以“跑路”、乱贴标签以情绪代替事实引偏舆论,最终不但无益于解决实体经济和企业税负的问题,就连跟风炒作的媒体自己也会陷入信任危机。针对曹德旺事件,“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表文章称,有社会瞭望哨支撑的传统意义上的媒体,也在迎合大众为了点击量偏离了引导舆论情绪更加理性的职责。事件反转后,网民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有网友称,视频中曹德旺只是从企业家的角度说出实体经济面临的一些问题,反倒是采访的记者在唱衰中国经济,曹还给予了反驳,谁在兴风作浪在这个视频中一目了然!


二、黑龙江甘南县警察“打”记者:“警媒不和”和“医媒对立”有异曲同工之处


和所谓“曹德旺跑路事件”剧情反转后,网民果断站队批驳部分媒体和自媒体乱贴标签、选择性炒作相比不同的是,黑龙江甘南县警察打记者事件自始至终两派舆论“打架”的声音就没有间断过:部分网民指责警察粗暴执法,感叹媒体舆论监督权力得不到保障;部分网民指责事件中两名记者以“钓鱼”“碰瓷”的方式逼迫警察承认打人;《中国教育报》等媒体“抱团护短”并绑架舆论给当地政府施压。即便在最后当地政府对涉事副所长做出处罚之后,两派“打架”的舆论声音也没有马上停止:媒体仍铺天盖地利用其渠道优势发表各种文章继续对阻碍其舆论监督的各种对象“穷追猛打”,比如12月21日《中国青年报》的文章《打记者和“我贵姓保密”的阴影面积哪个大》,被20余家媒体集体转载。


监测该事件的媒体评论我们发现,事件高潮期媒体几乎清一色的都是“媒体腰杆需挺直”、“打记者是抵制舆论监督”之类的文章。笔者特别关注了在此期间两篇发出不一样声音的文章《我们怎样弥合严重撕裂的“甘南记者被打事件”舆论场?》和《甘南“警察打记者”事件的三大疑点》,两篇文章的作者分别是@长安剑(著名政法微信公号)和@水母真探社(资深法制新闻和社会新闻记者个人公号)。两篇文章中对该事件两名记者的行为提出了几个疑点。值得注意的是,这两篇文章的转发量寥寥,只有两个相对知名的网站“中国长安网”和“法制网”转发,其他央媒和商业网站无一转载。这种媒介宣传的不对等也是最后部分网民质疑甘南县政府迫于舆论压力草率处置本次危机事件的原因之一。


前不久,“医媒对立”的问题被舆论广泛关注。有舆论这样评价医媒关系:医生成了媒体眼中的魔鬼,稍有放纵就会作恶,媒体成了医生心里的梦魇,稍不注意就被曝光。而今,“警媒难容”也逐渐走入舆论视野。甘南县警察打记者事件中,媒体一致炮轰个别舆情公司把舆情引向警察与记者对立。然而从这两年的舆论现状看,警媒互相指责大有赶超“医媒对立”的态势,如果全部都将原因归咎于舆情行业,未免有失偏颇。警方和媒体在涉警负面报道、群体事件报道等方面,由于沟通不畅、出发点和落脚点不同、意见不一致等原因,出现互不买账的情形也不是一日两日,如2015年媒体就报道了“深圳多名官员吃娃娃鱼事件”、“贵州青年街头遇害,警方未通知家属连夜荒山解剖被指窃取器官”、“监督公车私用的‘广州区伯’以嫖娼名义被抓”等多起争议较大的警媒新闻。


此外,从二者自身的原因看,引起“警媒”不和的原因是警察中确实存在特权思想和执法不当的问题。但也不乏少数“无德”媒体为了迎合网民,肆意夸大歪曲事实、抹黑警察,主动制造“警媒不和”。所以媒体舆论监督权不容侵犯,警察执法权也不容侵犯,但任何权力都须合法行使。


三、一地鸡毛式的言论争吵并不能解决问题


舆情反映民情,但并不见得总是充分地反映了民情,特别是在事件被“炒作”、舆论被“诱导”的情况下。比如在这两起事件中,个别媒体选择性炒作企业家“跑路”诱导网民、 个别媒体“护短”并利用媒体优势抱团施压当地政府、个别舆情公司引导不当给事件“火上浇油”等,都是很鲜明的例证。


舆情监督本意是通过媒体的舆论监督,及时发现问题并督促有关部门及时纠正解决。客观公正是舆论监督的重要要求,然而现在少数媒体和自媒体在舆论场上时常以怂人的标题、夸张甚至歪曲的事实来吸引眼球并“诱导”网民,早已忘记自己舆论监督的职责,也失去了舆论讨论的耐心。微信公号“侠客岛”非常形象的揭示了对当下部分媒体偏离其舆论监督和引导职责的担忧:“这才是每一个舆情热点过后,我们头脑中知识毫无长进的根本原因。每次争吵只落得了满地鸡毛,却没有铺就道路。”


除此之外,偏离正常轨道的“咄咄逼人”的舆论还造成了另外一个严重后果,那就是当下舆情处置和社会治理的各种乱象,比如依“舆情”治理、依网民和当事方“声音高低”治理、依“闹”治理、依“朋友圈”治理等。在本次甘南县警察打记者事件中,当地政府迫于舆论高压,或许连事实都没调查清楚就草草“从严处置”涉事公职人员。正如《新民周刊》所言,“情况通报”其实没有什么“情况”,只有齐齐哈尔市公安局、甘南县纪委“认定”,警察执法过程中“简单粗暴,推打了当事人”几个字,就给出了各项处分。


这种及时处置舆情加上县委书记道歉的“诚恳”方式,看似是顺应了民众的呼声,然而其在社交媒体上却引发了此起彼伏的质疑声。除了记者到底有无合法身份、警察到底有没有打人、视频为何不公布、对民警处分是否得当等大量质疑声音外,更有微信公号和网民无奈的表示,“涉事副所长被火速免职,习惯就好,有这样的怂领导,这个副所长不当也罢”、“反正舆论都是你们媒体主导的,你们玩的开心就好”。


相较于甘南县警察打记者事件中“发声”媒体几乎集体站队声援被打记者并声讨警察,曹德旺事件中部分媒体就较为谨慎和严肃,没有跟风炒作所谓“跑路”问题,其做法可圈可点。这部分媒体选择了客观理性的评判标准,他们分析了国内的营商环境如何进一步法治化、市场化,还给出了降低民营企业成本的若干办法。如《钱江晚报》称,在这种非理性的情绪面前,保持一份冷静非常重要。苛责不仅无助于留住资本,相反会让更多的人在明明是正确的选择面前裹足不前。这不是中国的胜利,而是中国的损失。《京华时报》也称,降成本,片面说这里负担重那里负担轻,不利于问题的解决。少些情绪化的炒作,多些实事求是的分析,把精力放在落实供给侧攻坚战的任务上,才是企业利益所盼。


智库专家点评:


12月16日《中国教育报》两名记者在甘南县就学生营养午餐问题进行采访时,被当地民警带回派出所打伤。事件发生后,引发媒体抱团“穷追猛打”。 尽管有关部门拍脑门对涉事警察“迅速”作出“处理”, 县委书记也公开致歉,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科普”一下广大“背锅”警察的日常工作。基层警察的日常工作就是和底层社会搅在一起,小摊小贩三教九流,工作有其外人难以想象的复杂性。混过点江湖的都知道,那个灰色地带不可能完全按照严格刻板的法治规则行事,不会像上层社会那样彬彬有礼,而且警察也有各种性格,肯定有出格的时候。由于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的北京“雷洋事件”,不少人被媒体“熏陶”出的思维习惯是:往往一看到警察就认为这是“公权力”,一打交道就认为是对抗关系。我说呀,警察也是人,公权力首先是公民安全的保障。媒体的监督很有必要,但不能出格。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对基层的警察一定要尊重,最省事的办法就是赶紧配合了事。如果对警察的敌意扩散,反过来也会恶化警察执法环境,形成恶性循环。(周毅)

关键词订阅中心
  • 1及时掌握企业最新动态
  • 2随时了解竞争对手的动态
  • 3关注重点人物或事件的最新动态
  • 只需1分钟,轻松成为美亚会员就可享受
  • 1个月的免费体验
关注我们
  • 公司地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软件园二期观日路12号美亚柏科大厦 邮编:361008
  • ADD:No.12, Guanri Rd., 2nd Phase of Xiamen Software Park, Fujian, China
  • 电话: +86-13860420976 传真:+86-592-3833628 网址:www.myyq.com.cn
《美亚智库》通过大数据分析全媒体平台的舆论热点,每月对政策与时事热点 进行专业分析、理性解读,挖掘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并激荡社会的深层思考, 力图提供客观、权威、可信的深度舆情大数据分析内容,传递真实声音,反映 社情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