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年第1期 > 曹德旺“跑路”:中国实体经济需外部环境与内部管理共同努力
曹德旺“跑路”:中国实体经济需外部环境与内部管理共同努力
11:24:54   美亚智库         阅读数:9115
“跑路”事件是个假新闻,不过,唤起了对那些受需求放缓及经济转型冲击的行业与个人的关注以及政府的援助配套。有关职能部门要拿出断腕的决心对待和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到的突出问题,让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一系列政策口惠而实至。

今年年末,一场关于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的大讨论成为舆论界最热话题。中国民营企业家代表人物之一、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投资6亿美元、在美国莫瑞恩建造的汽车玻璃厂正式投产,他本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表了一些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引发广泛关注和争论。


6亿美元的投资金额不算低,不少舆论将此事件看作是曹德旺“跑路”,并对此展开炒作。中国“首善”选择“跑路”,其新闻效应不亚于当年李嘉诚从大陆撤资,必定看点十足。然而事实证明曹德旺“跑路”一说纯属无稽之谈、哗众取宠。“跑路”与否不在本文探讨范围,曹德旺接受媒体访谈时对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现状和问题发表的个人看法才是这出舆论大戏的核心。


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曹德旺表示“美国土地(675亩)基本不要钱”“电价是中国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高速公路,美国不收费,中国过路费一吨5毛钱”“蓝领是中国8倍,白领是中国的2倍多”“现在我们的制造业面临着,人工工资高,我们四年前跟今年比人工工资涨了多少呢?涨了三倍上来”“一个卖6000块的手机,增值税大概要交1020块”“我们比较了国际上,全球(税收)最高的在这里”“我们国家现在制造业踟蹰不前,为什么呢?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的话比它高35%。”


一言以蔽之,在这位优秀的民营企业家看来,中国除了人便宜,其他都比美国贵。


一、主流媒体对曹德旺炮轰中国企业高成本均持肯定看法


对于曹德旺抱怨、批判中国实体制造业成本高的问题,多家国内主流媒体刊文回应,并给予肯定,甚至不乏对这些问题的尖锐批判。


12月22日,《人民日报》客户端发表评论文章“中国经济容得下企业家讲问题”,文章指出“曹德旺的访谈带有较强的个人感受,但确实从企业家的角度,触及了当前中国经济的一些深层矛盾和问题。劳工成本升高,税收负担过重,落后产能过剩……这些问题,都是制约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瓶颈,也是改革的刀刃所向,需要政府和社会深刻思考,务实解决。”


12月27日,“光明网”微信公众号刊文“曹德旺没跑,他提出的问题也都在”指出,“曹德旺没跑,但他提出的诸多影响实体经济发展的问题也都还在。而这些问题仍在,其最终结果,无非或是企业家跑,或是其企业倒。”、“企业家大都具有冒险精神,本不是前怕狼后怕虎之辈。但是,从现实来看,一些影响实体经济发展的问题甚至还要猛于虎。”


二、全球保守主义盛行,美国正全力从海外抢回制造岗位


曹德旺海外设厂少不了美国官员的大力游说,这从其谈话可知一二,“决定去外面建厂是我们答应人家的,不答应生意就没法做”、“美国人再三要求我在那边办个工厂”,事件也反映出现在的美国对实体制造业的强烈需求。


美国曾用40年去工业化,发展金融和高科技产业。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政府重新重视工业,提出“再工业化”口号,尤其是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产业回迁成为其经济政策的最大亮点。


特朗普政府一方面敲打美国企业阻止外迁,极力将这些企业的制造环节留在美国,“福特将它小型汽车的生产部门迁往他国,这种行为是可耻的。”另一方面大力说服在外企业回归美国,“我们将让苹果在美国生产他们的电脑,而不是在其他国家”。


为此,特朗普有意将最高联邦企业所得税率从目前的35%降至15%,同时提议对美国企业海外利润一次性徵收10%的税。待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企业将产业链回迁、减少赴海外投资的可能性无疑会大增,其他国家也有可能下调税率对冲利空、吸引投资。


三、中国制造成本优势正在丧失,实体企业面临多重困境


在美国减税吸引企业回归本土的同时,我们国家仍面临着较高的企业生产成本。


近些年,部分沿海企业纷纷在东南亚投资设厂,即便与人工成本高昂的美国相比,我们国家的制造业成本优势也已荡然无存。曹德旺表示在美国做汽车玻璃甚至可以比在中国多出10%的利润,如果说曹德旺充分享受了美国的政策优惠,其结论不具有代表性的话,那么我们来看一份经常被引用的企业市场调研。2013年一家波士顿咨询公司的一份研报指出,当时在美国制造商品的平均成本只比在中国高5%;2015年,在美国低成本地区生产已经变得和在中国生产一样经济划算;到2018年,美国制造的成本将比中国便宜2%~3%。


在高昂的成本面前,中国实体经济可谓困境重重,其中比较突出的有:


用工难。尽管近些年来用人成本不断上涨,但在中国实体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中“留不住、用不起”的现象仍然很普遍。这点从近年来每年春节节后爆发的用工荒便可见一斑。


税费重。天津财大教授李炜光率领课题组对100位民营企业家税费负担进行了调研,结果显示企业的宏观税负达到30%-40%,并称此为“死亡税率”,会导致大多数东部沿海加工业企业处于困境之中,甚至亏损倒闭。


转型难。实业企业需要不断进行产品升级和战略调整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但缺少资金和人才的支撑,谈转型就好比空中楼阁。


金融和房地产挤压实体经济。资金脱实向虚,逃往经济效益更好的金融、房地产领域,直接加大企业融资困难和成本。有企业主感慨“辛辛苦苦干一年,还不如买套房”。


四、政府需要拿出诚意改善实体环境


综上所述不难发现,较高的税费已成众矢之的,也成为本轮曹德旺“跑路”讨论的核心。政府作为市场政策、税费价格的制定方,对于专家和企业主普遍反应的高税负问题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2015年两会期间,原财政部长楼继伟表示中国的宏观税负大致29%,发达国家平均值大致41.8%,发展中国家平均值35.4%。“我们的宏观税负在全球来说并不是很高”。2016年12月,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也撰文表示,“一国税负的高低是个相对概念。如果拿中国的税负与发达国家比,中国的宏观税负其实不算高。”


近年来中央政府也十分重视税收体制改革,并推出了一些减负举措为企业减负,如下调社保费率和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全面营改增改革实行四档税率,给予部分企业退税、减税政策优惠等。


五、企业打铁还要自身硬


企业要发展壮大自己,还需要从生产制造、产品流通等方面多下功夫:


向高处走,促进产品、产业链转型升级。人多、地少、资源能源对外依赖度高等因素决定了我国的生产成本难以大幅下降,企业要发展还要从自身产品上下功夫,不断淘汰落后产能,提高产品质量和附加值。


向线上走,借助“互联网+”拓宽销售渠道。过去十余年,电子商务行业为代表的互联网经济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全国,对传统行业带来巨大冲击。但我们也应该看到,仅2016年阿里巴巴平台就帮助中国实体企业完成3.7万亿的销售额。如何搭乘互联网快车,考验着企业主的智慧。


向外面走,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当产品输出发展到一定阶段,资本输出变成了必然选择。2008年以来,中国的对外投资增长迅猛年平均增速超过了30%,已全面超过了外商投资。在不知不觉中,中国经济已经完成了从引进投资到走出去发展的巨大跨越。目前各国对吸引中国资金和项目普遍给予政策优惠,再局限于国门的内与外着实不明智。正如媒体所述“明知山有虎、偏要以身喂虎的做法,不是企业家惯常所取,也不是任何一个地方的兴业之策。”


六、结语


以曹德旺、宗庆后、陶华碧等为代表的一批优秀民营企业家,与中国经济社会风雨同舟数十载,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对中国实体经济的现状和面临的问题体会最深刻,在这一群体中颇具发言权。


对于他们提出的问题,社会各界应给予足够的珍惜和重视。改革已到深水区,停留在浅层次的修修补补无济于事。有关职能部门要拿出断腕的决心对待和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到的突出问题,让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一系列政策口惠而实至。


智库专家点评:


在这一轮的经济增长放缓过程中,一些外国媒体以“实体经济出现断崖式崩盘”及“实体经济命悬一线”等煽情字眼唱衰当下中国的经济,但是总体而言,我国经济的基本面还是相当稳健的。近日,“玻璃大王”曹德旺因在美国投资又被指“跑路”引发舆论争议。其实,曹德旺没跑,福耀集团在美国投资10亿美元不假,可那是企业国际化行为!福耀集团已扎根于中国,产品是内销而非出口,销售网络都在中国建立起来,怎么可能说走就走?我说呀,别再渲染曹德旺了,现在连日本制造业都出现了“回归中国”的迹象!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12月21日发布了针对进驻亚太20个国家和地区的日资企业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扩大业务的意愿达到40.1%,比上一年还提高2个百分点。


“跑路”事件是个假新闻,不过,唤起了对那些受需求放缓及经济转型冲击的行业与个人的关注以及政府的援助配套。(周毅)

关键词订阅中心
  • 1及时掌握企业最新动态
  • 2随时了解竞争对手的动态
  • 3关注重点人物或事件的最新动态
  • 只需1分钟,轻松成为美亚会员就可享受
  • 1个月的免费体验
关注我们
  • 公司地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软件园二期观日路12号美亚柏科大厦 邮编:361008
  • ADD:No.12, Guanri Rd., 2nd Phase of Xiamen Software Park, Fujian, China
  • 电话: +86-13860420976 传真:+86-592-3833628 网址:www.myyq.com.cn
《美亚智库》通过大数据分析全媒体平台的舆论热点,每月对政策与时事热点 进行专业分析、理性解读,挖掘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并激荡社会的深层思考, 力图提供客观、权威、可信的深度舆情大数据分析内容,传递真实声音,反映 社情民意。